陈磊 官方网站

http://clei.zxart.cn/

陈磊

陈磊

粉丝:125488

作品总数:33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陈磊 | 艺术简介陈磊福建仙游人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书法硕士专业。现为:福建省政协委员福建省文联委员福建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副会长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漳州市...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

国 画:元/平尺

匾额题字: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5933209 814

免费客服电话:40007187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他把文化写在永恒里》

 

/ 罗金沐 | 国防大学宣传部

 

(一)

 

癸巳年正月初一早,莆田山区。我正休假在家与镇吴书记、莆田武警部队一班朋友,拜年、祝福、泡茶,突然接到陈磊电话,说十分钟后来我家。他刚从仙游游洋老家过完年,顺路来看我,脸上写满疲惫。当与我们镇吴书记说起他正着手打造的莆阳历史文化产业园,陈磊又眼放异彩、醍醐灌顶。

 

陈磊总是这样,不断给我制造惊喜。盏茶功夫,陈磊作别,奔赴他的漳州长泰生态园。当晚,又启程前往他的北京韫玉庄园。

 

地跨北京、莆田、漳州、桂林四座城市,连接精神、家园、梦想三个坐标,顺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之势,得文献名邦庶地风气之先,陈磊正精心打造一处处精神家园、一方方精神高地。“大文化、大手笔、大气派、大格局”根植在祖国大好河山的肥沃土壤中,也赋予陈磊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的气概,润泽他纵横天地、文思飞扬的气度。

 

陈磊没有故乡。

 

近十年来,他每天奔波于苍茫天地间,像倍增器、放大器、加速器那样,放射出巨大能量,展现出无穷魅力,把文化写进永恒里。

 

(二)

 

陈磊是谁?

 

他有多栖身份,具体来说可分为六。

 

作为文化产业创意策划人,他想象丰沛、个性张扬。以山河为媒,自然为介,借助北京毕胜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文采诗书画研究院平台,打造出中华汉文苑、中华神农园、莆阳历史文化创意产业园等一系列令人激赏的大品牌、大项目。

 

作为福建省政协委员,他心系文化、身体力行。以文化人的热忱与抱负,为八闽大地文化发展建言献计、出谋划策,责任意识、忧患意识溢于言表。

 

作为书家,他悟性过人、才情不凡。身为中国书协会员,又入室当代书坛泰斗欧阳中石书法课程班,多年临池写心、善学善思,善学善智,使其作品风格独具、书卷气浓。

 

作为收藏家,他眼光独到、霸气果断。从名人签字首日封(从几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百多个国家总统、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到两院院士、航天员、世界体育冠军、文化名人和文艺明星等等,堪称全国之最)、到中国现当代书画名家作品、年份陈酒,他竭尽搜罗,煞费苦心,构筑起大收藏、大玩家的艺术底色。

 

作为企业家,他精明勤奋、思维超前。左手做文化,右手写书法,用心态换状态,用状态换脑袋,用脑袋赢口袋,用行动诠释闽商新定义。其韫玉庄园里,时有儒雅将军、政界领导、商界精英、文化名人云集,或青梅煮酒论英雄,或金戈铁马入梦来,或华山之巅论剑,大有兰亭雅集之遗韵,陈磊将自己生命与文化发展血脉相连。

 

在当下文化背景里,陈磊在这多重身份里自由穿梭,和谐发展,实在是一种很高的人生智慧。他无疑是个“异数”:只有高中文化,却把中华传统文化做到淋漓尽致;他描绘出一张张古典与现代交相辉映的靓丽文化名片,构筑起一座座历史与未来共鸣交响的精神家园。

 

陈磊,文化疯子,文化狂人。

 

(三)

 

陈磊何在?

 

初闻陈磊,是若干年前在南京军区原副司令郑炳清首长家。那时我在南京部队工作。部队、老乡、近邻之故,使我与将军有著特殊感情,并在他身上学到本色做人与大气做事的宝贵财富。多年戎马生涯,加上南京六朝古都的文化浸润与滋养,将军对书画艺术很有见地。

 

一次,我把拙作《如沐春风》送呈将军,请他作序。将军欣然题词并写信鼓励:以文化人,关乎天下。作为一名现代军人,必须具备文韬武略。那次,将军还告诉我,北京有一位莆田老乡陈磊,收藏字画颇丰,对文化事业颇有研究。既然将军如此认可,我心里对陈磊多了几分期待。往后的几年,我不断听到关于他的传奇故事。

 

比如他在游洋,从小捡猪粪、编竹艺、干农活,高中没毕业开始跑业务、办公司、闯天下;他卖过纸、伐过木、挖过煤,还过上一段一天挣7毛钱的日子。比如1997年,厦门一次投资失误,他倾家荡产,甚至“跑路”;比如他在21世纪初,开了一部破凌志车,身无分文闯北京,咸鱼翻身,绝处逢生,奇迹般在北京顺义购地60亩,从此开始打造他的文化“帝国”。

 

(四)

 

陈磊何往?

 

四年前,我奔赴北京工作,与莆田老乡、总政歌剧团办公室主任黄志凡结下深厚感情。这位才情汹涌的莆田才子,时常邀一群文化名流“把酒话桑麻、聊表思乡情”。陈磊便是黄主任受邀者之一。

 

文人不说文,等于放空炮。听过陈磊关于文化的几次宏篇阔论后,他邀我去韫玉庄园,从此相识、相知,我心中一个个问号被拉直。

 

——不为所有、但为所用。陈磊以开阔视野、开放胸襟,将理论与实践融合、商场与战场对接,打造出强大的文化气场。位于广西桂林占地一万余亩的中华神农园,是他掘得的“第一桶金”,这块广袤的土地上,将掘起一片集纳复古、高端的文化部落。

 

亲自设计、直接推动。自2006年初开工动土至今,位于福建漳州长泰,占地两千五百亩,已投入3亿资金打造的中华汉文苑已初具规模。

 

交流互动、共繁齐荣。20109月,位于北京顺义区马坡镇的文采文化产业园开工奠基。这块占地6.5万平方米的土地,以建筑承载文化,以文化引领社会,以中华文化为内涵,以展馆创作室、办公会所、旅游酒店为一体的综合建筑,成为京郊一处独具特色、优势明显的高端文化交流平台。

 

2012年,一份《莆阳历史文化产业园》策划方案,摆到莆田市领导案头。这份开创先河、填补莆田文化空白的巨制力作,是陈磊多年来潜心钻研莆阳历史文化特点规律、探索文化、旅游、生态三位一体的合理嫁接,创新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复合发展模式的智慧结晶。点点滴滴、字字句句,充分体现他对莆田历史文化负责、对事业负责、对未来负责的强烈使命意识和责任意识。

 

(五)

 

陈磊何为?

 

陈磊打造的都是大手笔、大气派文化品牌。中华汉文苑已投入3亿,中华神农园预计投入5亿,莆阳历史文化产业园预计投入10亿。数字永远是生硬的,但透过数字,折射这样一个事实——在市场经济占据主体位置的当下,“陈氏品牌”的出现,无疑是给风起云涌的文化创意产业道路注入了一针清新剂、强心剂。陈磊把创作思维带入广阔天地间,实现新突破、新创造,在全国同类文化创意产业中独树一帜,给大众带来全新文化体验与审美感受。

 

陈磊在文化产业道路上的成功,首要原因在于以正确导向弘扬了“主旋律”意识,进而受到主流亲睐,并大力推荐,依靠文化品牌所呈现出的高密度政治属性和文化特性,获得政府的认可和鼓励。而在中国历史上,所有曾经对国家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和事都具备了主流意识言说的功能,他们的逻辑关系在于,当下的生活不是无中生有的,而是承接著过去那段辉煌的历史。这些历史就在这样的逻辑推理中被主流意识形态捕获,发挥了历史教科书的教育和传播功能,参与了主旋律的建构当中,进而树立整个国家的历史形象。

 

先进文化是民族的血脉和灵魂,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对我国文化改革发展进行了战略部署,吹响了向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进军的号角。先进文化正以文明之光、道德之力,形成超越国界的吸引力、影响力,提升著国家“软实力”。

 

以“中华汉文苑”为例,陈磊向历史纵深进发,以书法文化、建筑文化为载体,依山而建,借形造景,从平台造崎岖,在崎岖造平台,既把历史文明接续下来,又把当下生活元素融入进去,实现天人合一理念。“中华汉文苑”俯瞰式地对中国汉唐建筑文化、书法文化的起因、发展与所涵盖其间的政治、经济、军事、民生等诸多方面内容,进行了全方位、全景式的呈现,营造、唱响了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主旋律。

 

这种创意的背后,陈磊的雄心展露无疑,他想通过古代建筑、书法历史的复原与情景再现,来揭示隐藏在事件中的历史与文化规律,阐明汉唐建筑与书法成为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根本原因,从而达到“用建筑还原历史、用书法穿越历史”的意义。

 

历史学家克罗齐曾直陈:“所有的历史,其实都是当代史。”陈磊毫不忌讳自己作品的主旋律基调,他说自己的文化观很“正统”,绝无“离经叛道”。这种“正统”指的就是辩证唯物的文化观,同时外延也指向中国传统文化中被体认为“精英”的那些意识,主要体现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理想和抱负。于是他在坚持主旋律、主流价值的同时,在特定框架内挖掘更深层次更高的东西——整个民族大文化的颂歌。他把“大书法”、“大建筑”等历史的背后决定性因子引向更加久远的“民族”,想在“民族”和“文化”维度上阐释中国文化史上深刻影响历史进程的大题材、大事件。

 

经过七年精心打磨,一批汉、唐、辽、宋、元、明、清风格的古建筑群,像一颗颗明珠散落在漳州长泰青山绿水间,无声却生动体现出中华古建筑的文化主题。中国历代书法石刻、道德经广场、金刚经石窟……汉字发展脉络贯穿整个峡谷立体式呈现,来者仿佛置身整个书法历史长河,可游、可观、可赏、可学。其品位之高、功能之全、种类之多,令人叹为观止。睥睨当世,当无出其右者。如今,“中华汉文苑”已挂牌成为厦门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基地及中国书法教育实景基地,填补了中国实景教育书法的空白。

 

陈磊打造的文化品牌被认可的第二个因素来自于作品中所呈现的“地域文化”特性。对莆田人民而言,文献名邦以其辉煌、壮丽而载至壶公山麓、木兰溪畔。自唐以来,莆田历史上文武状元多达27人,举进士者多达2563人,历史上涌现出15名宰相,有98人在《二十四史》中立传,99部文献收入《四库全书》,人文之盛,荟萃于此,辉煌古今,罕有其匹。

 

这里留下“一家九刺史”、“一门五学士”、“一户六进士”、“一科两状元”、“魁亚占双标”、“兄弟两宰相”、“六部尚书占五部”、“父子兄弟同朝为官”的风流佳话。科甲鼎盛、书香袅绕,滋养出兴化大地益丰子民生生不息的氤氲文气;钟灵毓秀、人杰地灵,铺展着壶兰山水穿越时空代代延续的精神画卷。“文献名邦”、“海滨邹鲁”已经不再仅仅停留在意识形态层面,而进入了兴化大地的灵与肉、魂与魄,进一步说,甚至上升到闽山闽水普遍意义上的精神范畴。历史上,兴化大地上流传的人物与事件,不仅仅指向在曾经的辉煌与灿烂上,更是指向在后世兴化儿女的精神力量和生命韧性上。

 

陈磊敏锐地捕捉到兴化儿女的精神因子。他试图用“莆阳历史文化名城”来构建一个地域与时代的情感结构,来承载著一代莆田人的理想、文化与记忆。于是,他巧妙将莆田书院、莆阳状元、莆阳慧女、莆阳农耕与莆阳古建筑五大极具影响力的品牌形象与莆田市当下城市形象实现完美对接。通过“回望”历史,当下的莆田人可以获得文化身份的重构和定位。

 

陈磊用“起步就在巅峰上”理念为莆阳历史文化产业园作了精淮定位:紧贴时代要求、突出莆田特色、追求文化品位、展现艺术风格,倾心打造精品。他大胆运用“五三”规划理念:三文捆绑——结构调整、土地流转、文化旅游;三位头脑——国际视野、地域意识、战略眼光;三层同心——政府、企业、农民;三元联动——山为媒、水为韵、文为魂;三园一体——大文园、大观园、大乐园。在莆田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与指导下,这里将打造出莆阳博物馆及莆田书院、状元宰相游、杰出女性游、远古一条街、最美壶公山、北宋部落、大师工作室、艺术陶瓷创作体验区等旅游产品,通过文化、旅游、生态三位一体的合理嫁接,创新旅游及相关产业的复合发展模式,走出一条以文化体验旅游为龙头,休闲度假为核心,生态旅游为补充的多元发展之路。

 

从这点看,陈磊具备了相当的精英立场。一个文脉与遗存、经典与传奇、文化与旅游、山水与田园完美结合的艺术园区呼之欲出!

 

陈磊打造的文化品牌被认同的第三个因素源自精神还乡。对于游子来说,所有的故乡都是异乡,所谓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中的最后一站。我专门去过陈磊的家乡游洋镇,希望能从他的出生地找寻到精神因子。那是莆田山区里的一个安静村庄。蜿蜒的溪水环绕著美丽山坳,春季一来,桃红梨白,山杏花的清香雾状弥漫,紫色的山葡萄和绯红的山查错杂,铺陈开土地的绚烂。陈磊十八岁之前的生命基因里,深深浸染了这块土地的营养。

 

它无疑是陈磊最初的启蒙或诱发,它是一个源头,也是一个本钱,它的丰厚与否,直接关涉到陈磊日后文化道路的前景、格局、气象和境界的大小与高下。情动于心,心法于外。陈磊正是从家乡的溪流田园和阡陌山峦中,获取大文化与大气象、大格局与大情怀的力量和决心。只有对故乡、土地的无限眷恋和心有所属,他才会如此从容不迫与大气磅礴。

 

艺术无法度,自然状态为最高状态。陈磊认为,当代人应该回归自然个体,回归僻静的田园。安静是一种哲学。在他看来,屈原与司马迁也得到过安静,但他们无法放下,心态上与朝廷无法割舍。而陶渊明以自然为魂魄,信仰自然、追慕自然、投身自然、耕作自然,再用自然的文笔描写自然,营造一种平衡、和谐、放松的状态。陈磊把心灵安放在自然的宏观视野中。

 

自然,即自在而怡然的大存在,这种大存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存在;这种大存在,古先民实验过,柏拉图论证过,老子感叹过,霍金书写过。陈磊正是在“男人-故乡-游子”的三维一体空间里,建立起自己对故乡、对家园、对自然、对文化语境的独特体验,其本质在于他打开了心的自由度,寻找到了商业与文化双赢的法度,从而把文化品牌推向一种精神还乡的高度。

 

当然,还有生活。“生活是创作的惟一源泉”,这也是至理名言。童年的艰辛求学,命运的重大转捩,情感的铭心伤痛,商海的浮沉淘沙,都可能刺激出陈磊最初的冲动与勇气,甚至成为他日后打造文化品牌的原始素材和第一推动力。

 

不妨这么说,生活积累和文化修养,正是陈磊自由飞翔的双翼。我常常惊讶并敬佩他对文化体制、对文化术语的专业解读,他用现实主义的描摹手法,翻晒、打捞着自己尘封的历史记忆珍贝,把童年时代乡野生活以及经历商场拼搏的独特优势,用文化产业的文本刻画复现出来,再通过自己更智慧的演绎与穿梭,使想像空间、创作空间与经济效益无限放大,也接近于无限可能。或许,著名书画家刘人岛先生对陈磊的评价最过合适:他既是设计师、也是创意师,更是思想者、战斗员。

 

显然,刘人岛看到的是陈磊在文化创意产业上达到的某种高度。我更愿意看到陈磊给当下文化创业产业的启示意义——他以商人的特殊身份,走出书斋,走进自然,以历史为核,以文化为肉,张开文化人丰沛想象力和发散性思维,自由翱翔在现代商业运作这片独特的天空里,给文化产业面貌带来某种因果式的影响。

 

他用才情作为魂魄,在文化中穿越历史,来自由阐释个人的思想和理念,同时加以商业战略战术为辅佐,进行跨时空、跨地域、跨行业的运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运作模式和审美范式。从这点来说,陈磊的尝试带有某种开创性质,为当下文化创意产业带来新启示。

 

今天,我在北京红山脚下话陈磊,并不是因他那些神采奕奕、光芒四射的作品,更因为他敢为别人先、敢为文化先、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与决绝,以及他天生敏感、精益求精的艺术精神。陈磊先生具备了莆商“精、勤、俭、孝”的优秀品格,尽管他一直以来特立独行,充满争议,但正是在争议中,他在探索、在追求,在奋斗。对于跋涉者来说,更多意义与价值在于过程本身。

 

陈磊身上有著一种男人生来为战胜、爱拼才会赢的血性,他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与历史积淀的笃信和传承有著天生的自觉。进而言之,陈磊的生命情调与精神意识是通达的。王羲之说,“争先非吾事,静照在忘求”。这是一切艺术及审美生活的起点。每每打造出一个新的“陈氏品牌”,陈磊都仿佛走进历史的深处,与英雄相识,与大师对话,血脉贲张,心潮难平。

 

著名戏剧家曹禺先生曾经写道:灵魂的石头就是为人摸,为时间磨而埋下去的。陈磊显然不是疯狂的石头,而是倔强的石头,一心扎在自己构筑的自由文化国度里,做着自己的国王,无论是锦衣玉食还是一贫如洗,他都是高贵地生活,而且没有丝毫的懈怠。